新能源领域的两大巨头——比亚迪和宁德时代“比王”

就5月初A股大反弹以来,新能源领域的两大巨头——比亚迪和宁德时代,在股市的现如同双龙夺珠,你争我夺,你追我赶,精彩激烈。

上半场,比亚迪一鼓作气,创出历史新高,市值突破万亿,被市场封号“比王”!

后半场,早有“宁王”之称的宁德时代趁比亚迪稍作歇息之机,连拉几根大阳线,跳涨至500元以上,市值迅速逼近12000亿元。

这场万亿市值级别的龙虎斗,斗的不仅仅是股价和市值,比的更是人才、技术、格局……

新能源领域的两大巨头——比亚迪和宁德时代“比王”

领导力之战:

电池专家王传福与“强赌”曾玉群

王传福和曾玉群有着相似的背景。他们都来自贫穷的村庄,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然而,不同的是,王传福是一名电池专业人士,而曾玉群则从船舶行业转向了电池行业。

王传福出生于“保姆之乡”安徽省武威市。他年轻时父母相继去世。因为王传福从小成绩就很好,他的大哥王传芳知道读书是最好的出路,所以他放弃了学业,为弟弟打工上大学。

1983年,王传福考入长沙中南矿冶学院冶金物理与化学系,在那里他遇到了终身职业电池。在本科和研究生期间,王传福学习电池。他出海后仍在这一领域。

1987年,21岁的王传福大学毕业,进入北京有色金属学院攻读硕士学位。五年后,26岁的王传福成为当地最年轻的副局长。1995年2月,王传福正式辞去公职,出海创业。

比亚迪是一家以技术为基础、以创新为导向的企业。王传福是公司最大的“技校”。比亚迪前高管回忆道:“在制造电池的早期,王传福经常手持钳子解剖发达国家的各种电池。他甚至不得不在没有缠绕设备的情况下用手做电池实验。”

当时,日产的一条电池生产线耗资3000万至4000万元。早期资金不足的王传福头脑灵活,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土法”。用100多道工序组成的手动生产线生产高品质电池,花费了100多万元,产品价格仅为竞争对手的40%。

迄今为止,比亚迪已在全球申请了28000项专利,其中授权专利超过17000项。

“如果你现在不投资比亚迪,你将失去杰克·韦尔奇和托马森。”这是巴菲特的密友芒格在2008年对他的老搭档说的话。在他看来,王传福既是一位杰出的发明家,也是一位杰出的企业管理大师。

1985年,来自福建宁德兰口的曾玉群以优异成绩考入上海交通大学海洋工程系。1999年,与前任老板共同创立ATL的曾玉群正式接触电池行业,比王传福晚了10多年。虽然曾玉群起步较晚,但他善于学习。2002年至2006年,曾玉群坚持在中科院物理研究所攻读凝聚态物理博士学位。

福建属于海洋文化。在旧时代,福建人民的生死存亡是不确定的,这造成了当地人民的强烈“赌博”。曾玉群创建宁德时代后,他的办公室里挂着五个字:“赌博更强大”。对此,曾玉群解释说,光打是不够的。这是体力劳动。赌博是脑力劳动。

曾玉群的几场赌局惊心动魄。

1999年,ATL只筹集了25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曾玉群携100多万美元飞往美国,购买贝尔实验室聚合物物理电池的专利授权。在购买了专利后,ATL发现电池膨胀变形,贝尔实验室告诉它没有什么可做的。曾玉群的团队没有放弃,最终通过更换电解液解决了问题。因此,ATL电池的报价比客户使用的韩国电池便宜一半,但容量翻了一番。曾玉群的企业不仅存活了下来,还得到了苹果的订单。

第二大赌注是赌汽车动力电池。2011年,国家颁布了《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限制外商独资企业生产汽车动力电池。曾玉群参与的ATL由于外资背景有限。曾玉群简单地重建了catl(宁德时代),放弃了来之不易的ATL,实现了100%的股权本地化,并充分享受了这一波产业红利。

第三大赌注是磷酸铁锂和三元电池之间的线战。三元锂电池技术难度较大,专利由日本和韩国控制。对于中国企业来说,磷酸铁锂电池更容易突破。比亚迪在磷酸铁锂上下了赌注,但《宁德时报》却恰恰相反。它选择押注于更多高端三元锂电池,最终超越了比亚迪。宁德时代依托华晨宝马提供电池期间的“魔鬼训练”开拓了市场。几年后,该公司的产品也赢得了全球电动汽车巨头特斯拉的青睐。

技术争议:

麒麟电池vs比亚迪CTB

即将发布的宁德时代麒麟电池是与比亚迪在技术上竞争的关键。

麒麟电池原计划于4月份发布,但不知何故被推迟到今天。在此期间,比亚迪率先发布了CTB技术。

作为最新发布的技术,麒麟电池和CTB无疑代表了“宁王”和“碧王”目前的最高技术水平。那么谁有优势呢?

事实上,麒麟电池和CTB技术本质上都是对电池结构的优化和创新。

麒麟电池也被称为第三代CTP技术。所谓的CTP是celltopack的缩写,意思是没有模块。2019年,《宁德时报》首次提出。

该技术取消了传统“电池-模块-电池组”结构中的模块链接,将电池直接集成到电池组中,从而大大提高了电池组的空间利用率,进而提高了分组效率,最终实现了电池系统级能量密度的显著提高。同时,由于消除了模块,CTP技术还可以节省端板、侧板、紧固件等零件的成本,提高生产效率。

CTBtechnology是celltobody的缩写,比亚迪于今年5月首次发布了该技术。与CTP技术相比,CTB更具集成性。该技术直接使用车辆地板作为电池组的上盖,使电池与车身集成。这样不仅可以节省电池组外壳的厚度,还可以节省车辆底板的厚度,从而有更多的空间来布置更多的电池,从而提高整车的耐久性。同时,该技术还可以使车内空间更大。然而,在对外宣传方面,麒麟电池和CTB有自己的优先事项。

麒麟电池强调其更高的能量密度。在相同的电化学体系和电池组尺寸下,三元高镍麒麟电池的能量密度比特斯拉4680大型圆柱形电池高13%,理论上可以为电动汽车提供更强的续航能力。

CTB更侧重于对安全性的描述。比亚迪表示,CTB可以将整车扭转刚度提高一倍,达到40000n·m/°。同时,CTB可以让蓄电池作为结构件参与整车的传力和承载,整车侧柱碰撞的侵入量减少45%。

除了麒麟电池和CTB技术外,“宁旺”和“必旺”在其他技术上也有自己的权杖。

宁德时报下注于钠离子电池,也有4680电池的布局。据报道,它是由宝马任命的。比亚迪凭借DM-I超级混合动力技术,继续从纯电动汽车中抢占市场份额。

江湖纷争:

“宁王”朋友圈vs“毕旺”朋友圈

任何一个成为老大哥的人都离不开身后兄弟们的大力帮助。

尤其是宁德时报和比亚迪的“两大巨头”。由于新能源产业链很长,很难单打独斗或仅仅依靠几家企业组成的集团。今年年初以来,上游原材料价格飙升,凸显了弟弟的重要性。如果我们不能吸引足够的高素质弟弟,我们只能浪费行业的黄金发展期。

因此,“宁王”和“笔王”不仅与技术相比较,还与“社交技能”以及江湖双方的组织和号召力相比较。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宁王”和“碧王”的核心朋友圈。

根据价值线统计,宁德时报和比亚迪的核心“朋友圈”主要包括以下公司: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公司,可以满足双方的需求。同时,它也受到了“宁旺”和“碧旺”的青睐,如鄯善股份和湖南裕能,它们大多是细分领域的领导者。

总的来说,只有在新能源汽车的上游,“宁旺”和“碧旺”才有完美的布局。

不同的是,“宁王”与三家锂电池设备企业有着深厚的联系,尤其是领先的智能是锂电池设备的领导者;同时,“宁王”还绑定了电解液水龙头天赐材料。“必旺”更注重一些细分环节的布局,如电解液添加剂、导电剂、铝塑膜等。

此外,在锂矿布局方面,“宁旺”主要依靠自身,而“毕旺”与荣洁、盛鑫锂能、藏矿、盐湖、四川路桥等国内多家锂矿企业有着深入合作。

与上游布局相比,“宁王”和“毕旺”在下游布局上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路径。

作为一家整车企业,比亚迪在其核心“朋友圈”的汽车产业链中拥有多家公司。比亚迪在2021年报中列出了29家投资企业,其中一半与比亚迪的汽车业务密切相关,涉及汽车设计、生产、运营、销售等环节。从金额上也可以看出,比亚迪2021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余额为79亿元,其中71亿元属于汽车及汽车相关产品。

宁德时代作为锂电池企业,位于产业链的中间。为了规避风险,加强产业链控制,宁德时代投资了北汽蓝谷、小康股份等多家汽车企业,以及未上市的AGCO、中航技等。此外,《宁德时报》还对“权力交换”领域进行了布局,这也凸显了《宁德时报》对“权力交换”的重视。

路线争议:

汽车全产业链vs专注电池生产

在发展路径上,比亚迪与宁德时代有着明显的差异。

此前,closure是比亚迪的同义词,电池仅供自己使用;宁德时代,客户遍布全球。王传福曾发誓“比亚迪的电池不会外用”

“封闭式”比亚迪为此付出了代价。随着2020年下半年新能源汽车的爆发,宁德时代享受到了行业快速发展的红利。数据显示,宁德时代2021净利润将达到159亿元,是“封闭”比亚迪的五倍多。

然而,在2022年,情况发生了逆转。由于上游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宁德时报一季度业绩大幅下滑,比亚迪业绩同比增长240.59%。

形势逆转的背后,是两个企业性质的本质区别。整个产业链中的比亚迪本质上仍是一家汽车公司,而宁德时代则是一家中游电池制造商。

著名的微笑曲线指出,在产业链中,增加值更多地体现在两端,中间环节的制造业增加值最低。

宁德时代凭借先发优势和技术优势,一度占据了电动汽车行业利润最大、话语权最大的位置。然而,随着二线电池制造商的崛起,CTC和CTB技术的出现提高了汽车企业的话语权,以及智能电动汽车在“下半年”的发展,中游电池制造商的话语权正在逐渐丧失。

宁德时报当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宁王”不断向下游汽车企业分销,参股了小康股份、北汽蓝谷等,也收购了一些底盘企业。

“权力交换”的布局也是为了维护并进一步巩固和加强他们的声音。新能源一位资深人士表示,宁德时代必将逐步转向C端。就苹果产业链而言,水果链上的企业赚取加工费,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只有从b端到C端,它们才能打开空间。权力交换将是一个重大突破。该模式推广后,可建立车队运行平台,获取有价值的电池寿命数据。

显然,宁德时代的目标是摆脱制造企业的标签,成为一家拥有全语音的平台公司和数据公司。

与此同时,比亚迪也变得越来越具有导向性。王传福改变了说法:“比亚迪应该朝着市场化的方向发展。一方面,它应该做自己的业务,另一方面,它应该做别人的业务,它可以做国外顶级汽车公司的业务。这就是它的能力。”。”

近日,比亚迪集团常务副总裁连玉波透露,比亚迪将为特斯拉提供电池产品,这场战争已经烧到了宁德时代的门口。

比亚迪在外部供货后也在密切关注新产能。预计比亚迪2025年的标称产能将达到600gwh,继续赶上宁德时代的800gwh。

相信在未来,比亚迪的电池部门将通过与宁德时报、LG和松下等业内顶尖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走出舒适区。

可以预见,这种情况将继续下去。最终的结果是“成败”还是“双星闪耀”?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这两家公司为首的众多优秀企业正在推动中国新能源时代的快速发展,冲向世界前列。

 

原创文章,作者:lepi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hrjcyxgs.com/biao-165.html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0日 下午9:38
下一篇 2022年6月20日 下午11:3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