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f Simons离去Calvin Klein,社交媒体挤压中的60后设计师

Raf Simons又失业。他离开了Cain Klein,比合同到期提前了8个月。

Raf Simons离去Calvin Klein,社交媒体挤压中的60后设计师

三年之前他从Dior辞职就引发过一片哗然。科学研究为什么他离去Dior,比不上科学研究它的接班人做了什么——因此坐稳了岗位。

Dior设计师的位置缺口一段时间后,迈入在Valentino干了很多年的女设计师Maria Grazia Chiuri。她将Valentino的设计风格胆大带进了Dior,往狂野、街边、反叛的方向走,与此同时高声传扬女权主义。

外部褒贬不一,Dior的设计方案大量改动,但获得了当今少女心爆棚。可以看出,她的做法合乎老总对Dior的整体规划,设计方案和营销步调一致地获得了千禧一代,业绩好。

衣服裤子卖得好,设计师才可以坐着稳。

这也是为什么Raf Simons又那么突然地离开Calvin Klein,设计方案叫好不叫座,品牌销售业绩不好。

他2016年添加Calvin Klein,折腾得很凶。改Logo,Calvin Klein全英文大写,调整字体和间隔,往现代感走。评价说他的设计方案“领着品牌迈进了全新升级的审美相对高度”,屡获重磅消息巨奖——不可谓不美。

但令人费解的是,Calvin Klein卖得不好,总公司PVH财报数据不好看。Raf Simons的转型很掏钱,创意和营销推广开支暴增,立即吃掉了几个点的纯利润。

“在新系列产品里的项目投资没收到相对应的回报,大家感到失望。”PVH 老总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了。

大家都不会因而指责PVH这个公司冷酷,PVH是一个国外服装集团,集团旗下品牌大部分都较为低价位,经常和Outlet相处,盈利本来就很薄。后台管理那样硬的Dior还是小肚鸡肠短期内权益,就不要指望PVH那样克勤克俭的公司为设计师的梦想砸钱了。

 01

设计师由于品牌业绩不好而离职,欧美时装圈的事例比比皆是。有些时候,在设计师本人的身上,现为一种写作梦想和商业服务现实的矛盾。Raf Simons并不是个案,他甚至并不是矛盾更为激烈的那一个。

Hedi Slimane 比Raf Simons高情商不到哪里去,她在离去Saint Laurent以后,和下家打起了讨工钱纠纷案,后面一种也颇为幼稚地把社交媒体上Hedi Slimane的信息内容一口气删光溜。

Raf Simons离去Calvin Klein,社交媒体挤压中的60后设计师

Hedi Slimane有一段失意的空挡。有谣传说,他本人亮相卡塔尔首都内罗毕。那就是卡塔尔断交困境以前,这个国家因为在高级时装圈的巨额项目投资,认为是理想的总裁。

大家猜想Hedi Slimane终于找到了听他指引让、他做决定的资本,结果他心态出现异常坚决地否认了这一点。

今日她在舆论旋涡的Celine,办事依然十分自身。他一喜爱改Logo,第二,不管为何品牌服务项目,都设计得“很Hedi Slimane”,无论是最早的Dior Homme,或是Saint Laurent,或是今天的Celine。

网友们半开玩笑,Hedi啊,反正你设计的,都是那种给惨白瘦男孩穿的黯黑摇滚乐装,为什么不索性自身创一个品牌呢?

呵呵呵,哪里简易,做一个品牌,会设计方案就行了吗?大家眼中还有没有那一个心操稀巴烂的CEO了?

有些人说,职工需有聪慧“管理方法”老总,而设计师则需要明白和资本方沟通交流。获得属于自己权益,让设计方案依照你喜欢的方法进行——这一切,都是在品牌热销、挣钱的前提下。

 02

还有两个待业里的设计师,大伙儿都很喜欢。一个是刚离去Celine的Phoebe Philo,还有一个就是休息了太久的胖小孩Alber Elbaz。Phoebe为Céline带来啦惊人的取得成功,却因为内心深处对互联网、社交媒体的排斥,没法相互配合老总对Celine的新规划。她的离开很平静。

胖小孩的情况更方便,和老板王效兰人脉关系裂开。两不互让的结果,便是Lanvin这一品牌爆跌,到复星接任的时候,使用价值只剩下小小1亿欧元。

Raf Simons离去Calvin Klein,社交媒体挤压中的60后设计师

事例过多,真叫数不胜数,连女性当初都与资本方争取够呛,贵在犹太人弟兄最后劝服了她。

一个品牌的成功,设计师和CEO都那么重要。设计师出现在大秀的序幕,很容易被当做大牌明星,由于才能、著作收获很多的爱,骂声也不少。而CEO没有太多出头露面的场合,他要操劳管理方法、营销推广,做很多艰难的选择。

但是,这俩人物角色实质全是打工族,按时写作业,进行KPI。资本方、老总才掌有最大的权利。老板不令人满意,设计师和CEO都需要离开,说起跑马灯,在很多品牌,CEO更换的工作频率一点也不逊于设计师。

资本方看上去肆无忌惮,其实也是业绩的奴仆。财务报表就是他们的金箍,特别是那些上市的公众公司,大小事都是会反映在股价波动上,每个季度都是有财务报表。槽糕的数据不会被忍受很久,如果出现了巨大的山体滑坡,就必须有些人辞职赔罪。

这种威武的势力角色,有些时候芒刺在背。

 03

因此,我们看到了设计师的表现欲。她们想尽办法想让自己的作品热销,因此,他们也掏空了思绪。在2018年尾的时时刻刻,一个比较“流行”的做法就是:做网红。

资本方的构思很直接,如果我的设计师并不是网红,那么就赶跑,找网红设计师来。不信你看手牵手Supreme,又刚采Virgil Abloh的,顺从的就是时下社交媒体上最火爆的街边潮流品牌风。Dior休闲男装叫来Kim Jones,连珠宝首饰,也找了个潮流品牌珠宝首饰创办人做主管。

Raf Simons离去Calvin Klein,社交媒体挤压中的60后设计师

也有时下大热门巴黎世家鞋,设计师是由Vetements证明自己的Demna Gvasalia。他太明白控制社交媒体——隔三差五丢出一个让人恨之入骨的丑恶著作,完成全世界霸屏。

著作是网红,最好是设计师本人也是网红。

许多年轻的80后设计师,明白编制自身的社交帐户,把粉丝们搞得更多的。这些方面最成功的应属Olivier Rousteing,她在Balmain干的非常好,在Instagram上干得更好。

它的表面这般精美性感迷人,在年轻男女声音很大的社交媒体上,是涨粉神器。他相处卡戴珊姐妹,主动向总流量挨近。他个人的Instagram账号有510万粉丝,靠这个,把品牌炒热,把自己的位置控住。万一哪天在Balmain干得难受,离开以后,这种粉丝都是他自己的,是吸引住下一个老东家的筹码。

Raf Simons离去Calvin Klein,社交媒体挤压中的60后设计师

另一个实例是王大仁,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初代网红设计师内心的担心。王大仁很帅,以直男的真实身份发生,和每一次落幕都长发飘逸欢愉地跑一圈……这都是他身上的梗。他出道时社交媒体还没有这么大动能,互联网媒体把她捧红,将他推至巴黎世家鞋、Alexander Wang2个品牌,一仆二主的辉煌顶峰。

之上看得出,设计师在社交媒体的压力下,有积极做网红的趋势。好像只有这种,才可以将自己的设计方案售出,挽救自身的职位。

王大仁接下来小故事,反映出设计师这个群体内心的另一面。他终归选择放弃巴黎世家鞋的职位,专注于自己的品牌。“做好自己梦想中的设计方案”,哪一个设计师夜深人静没惦念过这个事情?

今日,王大仁的个人品牌发展得不太好,又让我想起了Azzedine Ala?a。这名生于1940年代的大师纵使博学多才,没法变软自己的棱角,结论是寂寞地游走于高端定制圈以外。往更远方说,音乐神童莫扎特,本可以做一个高薪职位厚禄的宫庭乐手,却承受不住王室贵族音乐品味的浅陋,非需在巴黎做随意作曲家,依靠有时候写一些小谱子赚钱,支撑点自己的梦想。

针对挑选创意工作的,这些天才们,梦想和金钱是亘古不变的难点。几个世纪前她们有机会被皇室、皇室卖身,今日,这样的机会越来越低。我们都知道的仅有的现如今实例来源于帕马,品牌背后的资助人是德国瑞士山度士大家族,因为在制药业行业积累的令人震惊资本,拿了大家族冠名赞助造型艺术、高超工艺的资金。它的好品味,让他们愿意长期性适用一个艺术大师。

04

返回服装圈,大家不禁要问,难道说设计师只有一条路,切合所说时尚潮流,各个做网红吗?

Raf Simons,Hedi Slimane,Phoebe Philo……这生在60后、70初的设计师们,读书、写作,产生个人特质的年代,和社交媒体没什么关系;而Olivier Rousteing,Demna Gvasalia,Virgil Abloh,王大仁全是80后,她们社交媒体玩得溜。

结果是大家看到那些老前辈设计师们,在即将变成大师的50岁左右,遭遇下岗的茫然。

Raf Simons离去Calvin Klein,社交媒体挤压中的60后设计师

社交媒体散播成本费非常低——随时能够发布微博或Instagram;门坎非常低——只需此人有一只可以上网的手机;越闲的人声伴奏量越多——年青人、心态冲动的人、作业很闲的人发了最多的帖……

种种因素导致了人的本性中最浅薄、比较接近本能的一面被变大,点评一位歌星并不是依据他的歌,反而是相貌(可以这么说这是人类的“动物”吗?),一件衣服销量怎么样,“设计师红不红”是决定性因素。

结果就是“流行”的鉴赏品位在受到影响。

服装圈的生意人不太可能用真金白银去抵御这类发展趋势,她们理性的选择是切合、顺从。那么究竟怎么才能挽救经典设计、给出色设计师以创作的空间的和自由呢?

或许“私人公司”会好一点,以Chanel为例子,不用每个季度发布财务报告,很有可能会多一些中长线创意的随意。

或许“大集团”中的顶尖品牌能够略有避免。如同历峰集团的dunhill,Ala?a,LVMH集团的Berluti,大集团不用每一个品牌都出去挣钱,如果有个品牌荣幸获得老总宠溺,能够稍微有一些对品位、情调的坚持。

对于BFC,CFDA这种产业协会,也许也能做到不“唯钱财论”,适用一些商业化的市场前景还错综复杂的设计师,但是目的是为了年青人。

返回Raf Simons,Phoebe Philo和Alber Elbaz的小故事,她们服务的品牌都担负起养家糊口的重担,当然务必时时刻刻都在挣钱。而这好多个现阶段待业的设计师,很有可能终究会成为一个Instagram上边装萌的网红。

我们也许能够指望资本方对“整体利益”的贪欲。终究社交媒体的兴起也才十年左右的时间,已经有不少人感到了厌倦。人们用了这么多年摆脱了原始的动物,怎能这么快就返回一个只看脸的世界?

假如资本方分辨:对社交媒体的过多让步,会导致长远的不成功,或是提早感受到,公众对“从前慢”的渴望在滋生,他们可能会为那些傲气的设计师的才能项目投资。用社会道德和责任给生意人施加压力是幼稚的,我们希望她们尽早发觉,错误社交媒体让步,有一条路更挣钱。

/  end  /

卢曦访谈笔记    
添加作者群,请发 名字+岗位+微信号码 到
luxi_sh@163.com

Raf Simons离去Calvin Klein,社交媒体挤压中的60后设计师

原创文章,作者:lepi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hrjcyxgs.com/biao-2284.html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8日 下午5:14
下一篇 2022年7月28日 下午7:0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