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禹]表友大泽

[ 品牌理念]文中作者,收藏者郄凤卿。

    大泽是我在川崎摩托认识的第一个友,大家15年友情并不是起源于”天时”。

    那就是1997年盛夏的事情,我还在圣玛丽安娜医科大出国留学,做心理疗法和异文化研究。那时候社会发展强烈反响”在中国日本孤儿返日寻找亲人”的话题。稍知两国之间基本国情,又在国外从事过战事孤儿问题研究我,确定给日本最大的一个报刊《朝日新闻》的”社区论坛”频道文章投稿,就战事孤儿难题谈一下观点。我的文章题目是《残留孤儿面临异文化的壁》。新闻记者在文章发表前特地来医大确定我的身份。

    然后,报纸上出现辩驳我论点论据的文章,自然也不乏支持的,这些都是意料中事,表友大泽就是我的拥护者之一。这个人是一家公司的社长兼老总,企业专业聘请老外,尤其是在华日本孤儿。大泽为人正直侠气,见一个帮一个。他通过高校层面联系上了我,就在那川崎站前一个餐厅里大家第一次见面,没想到这就开始了我 们将近15年友情。

夏有禹]表友大泽

照片里手持话筒者,即原文中主角,大泽。

    我们谈的很投机性,他这个人大大咧咧,和别的日本人不一样。让我很惊讶的是,他手腕上戴上一只的金带3919,链带较长也没经过裁切和调整。原装21cm的长度太比较宽松了,在手上左右摇摆。那时候我尽管已经是表迷,但手里都还没百达翡丽,那时候戴的是的响尾蛇,价格对比百达翡丽划算的多。大泽对这款表也充满好奇,在手上盘玩了好久。

    那天我们谈了许多,例如中日民族化差别、基本国情差别、文化冲突这些。我看出他学历非常高,并且知识层面较广,自已的公司办得也非常好。我就看得出来,他爱表,但并不懂表。在新表店内按标价刷信用卡买表,从经济的角度来讲是必赔毫无疑问,如果你确保是使用一生。那也是天时的人和不玩表得人买表时的差别。买新表的人肯定不天时,天时的人肯定不买新表,这一圈子就是如此怪,也是这么的真实。

夏有禹]表友大泽

金链子版本的。

    之后聊得深了乃至跨越了国藉的阻碍,提到了自身隶属中华民族优缺点,并且限制仅用两个词来形容了缺陷。我向他指出了日本人特征缺陷:冷酷无情、狭小。他想了想,承认。就他触碰的一些中国人,它用了懒散、粗心大意两个词来概括,我想了想也承认。尽管承认,不一定能更改,这也是我们的的共识,”仅有多元化并存才是世界上”。

    尽管尘事聊得深,但表中事聊得非常少。他甚至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百达翡丽的规格是3919,对表中了解不在一个层面上,沟通交流又哪里简易。

    1998年我留学回国后,拥有国内新事业,回日本的时间也少了许多,但只要回家一定和大泽碰面。它的买卖之后做到了东南亚地区和我国中国香港。一直以来,他协助国外员工的初衷从未改变。后来听说公司效益不好,为了能这种老外的工作和生活,他一直在背着重责,撑起企业。他越来越头发花白、身材臃肿、饱经沧桑。终于有一天,大泽在与我见面时,取出了一块。”你看一下这方面,在中国能不能变更出来?”像概念化一样,他托人时脸部外露很抱歉和伤心的表情。之后我从公司的华人财务会计小吴那边获知,因为外部环境缘故,企业早就有心无力,而大泽坚持不懈不许这种从中国来的英文”残余遗孤”下岗,因此近期他一直在变卖家产,给部员其实就是员工支付工资和厚生年金(社会养老保险)。

夏有禹]表友大泽

原文中主角大泽老先生当年的DD。

    我看了一下它的劳力士表,能够判断的是,在日本这方面表有无论如何也出不了手。这头国家元首型双历表是货真价实的正品表,但表蒙被大泽用后定制的绿宝石替代,仪表盘上也全镶满了金刚石,不容置疑也是后做出来的。就我个人见解而言,人人都有支配权”室内装修”自身的物品,从大到房屋,小到腕表,因此我不反对更新改造属于自己腕表。可一旦要转让就困难了,市场中只认可正品,改造得那么好看都没用。任何一个典当公司也不会收这头表,只有私底下遇到喜爱这表中优秀人才有希望亏本转让。

    我一时语塞,但对此人,我更难以拒绝他,此刻责怪他改装的一切话都毫无价值。你能帮就帮,不可以帮也要自己想办法。幸亏我马上就想出了方法,在市场中买一个原装的普通圈和一个普通的面盘,恢复正常就能换现了。但这样的工作,在东京可没人给你干。即使寻找人,耗费也高于2万元人民币。在这些修手表师眼中,原装的东西是崇高而不可侵犯的呀。我能够找到人,终究大陆大有优秀人才,也没把”原装”都看那样不能得罪,何况咱是修复”原装”呢。

夏有禹]表友大泽

    “好。”我讲,”我一定帮忙,你要卖多少钱啊?我找买家时一定要心中有数啊。”

    “50万日元就行了。买的时候要花160万日元,加工成本又要花100万日元。现在才知道,一旦生产加工了也不会有人理你表。”他说道。按那时候中国市场价,100万日元合rmb7.5万余元,80万日元应该没问题。他在政治上发生窘境,更何况是为了能中国归日遗孤,我立即去银行取了80万日元。大泽说些什么只肯收50万,推诿了半天,他才允许多的是30万日元,算欠我的款。

    从那表里拆下来的后镶钻圈和仪表盘,还从我手上留作纪念品。有时,想换个心态,还把”后镶钻”加进自身手表上,去玩个一两天。说老实话,钻工做的很好,一些圈内的权威专家都看不出来。假如自己不用说,人们都意想不到我能戴块”更新改造表”(我自认为是”室内装修表”),我自己也非常满意。

    又过了一年,我在国外时大泽忽然给我来了电话号码。除开一顿客套之外,他终于又提起了我都快忘记的。他说道,公司运营上有点困难急缺点钱,问我能不能把她的那款手表带百达翡丽下手。我一想便是那片手动式的3919,这些忙一定要帮。表友老吴一直要买一只3919,我就是早已委托了但一直找不着这表,没想到这下有些人送货上门来啦。

    可是他非常急,马上就要来内地送表。那时我在天津工作,从北京到天津也要近两个小时车子,而且他第二天一早就需要带钱回家。我立即准备了接送车,还把我科里的医护人员集结下去,夜里为他开一个庆祝会。日本人很讲面子,很喜欢聚会尽情。她们在国外没中国那样尽情,外国人不劝酒,压根繁华不起。

夏有禹]表友大泽

百达翡丽链带版3919

    大泽到天津市,我都快认不出他,目光很混浊,衣着篮球鞋,戴上棒球帽子。我讲:”你怎么这副穿着打扮?”他反问我:”这不太帅吗?”我讲自然环境不一样,这里并不是国外,并不是泰国。我立即领他回我家,为他换了一双正装鞋,打上了领结。顺便把百达翡丽3919放进家中,把日币给了他。他千恩万谢,或者我又使他渡过了一个困难吧。

    宴会上他异常兴奋,换句话说有点儿出现异常。纯粮酒一杯接一杯地喝,根本不用劝。自己非常累,看了一天的患者,不愿说英语,就请了一个学日语的病人来当翻译。不一会汉语翻译先醉了,把菜冒了许多名称告知大泽,都是非常黄的名,由大泽而言惹大伙儿哈哈大笑。老外说黄话并没有耻感,看大家笑还以为自己音标发音比较好。

    我立即结束宴席,担心他喝多了第二天回不了日本东京。送他回宾馆的路上,我们又提到了百达翡丽。他说道:”我不太懂表,但旧金山免税商店的百达翡丽银行柜台上有一句广告宣传语打动了我:‘大家都难以有着百达翡丽,大家只是为子孙后代储存它罢了。’所以我才购买了这表,用来做传家宝。”

    “嗯。”我讲,这话在中国的表蒙也时兴,”但是你不是没孩子吗?你要交给侄儿们吗?”这时候大泽眉飞色舞地拿出了手机上,按到登陆密码,一个眉目清秀处于西洋人与亚洲人间的男孩微笑的、超级可爱的脸孔出现在了屏幕上。

    “这是我儿子,是我在菲律宾的儿子。”他坦然地喊,”买了这表时儿子才3岁,受到了广告宣传语危害,我要为儿子留个纪念,因此购买了这方面表。如今不行,企业2个月没发工资,员工们都是回国儿女,并没有其他办法。她们失去生长中华民族,回到另一个中华民族,我不能让她们无借助、无人过问,再度受挫。你觉得日本民族化有冷酷无情的特征,我承认。他的亲朋好友不容易帮衬她们,再讲,我当时是服务承诺终生聘请的。”

    “那样你怎么不申请破产保护?”一旦申请破产保护,我国要承担职工最少一年工资的。这是我所知道的日本法律法规,有一年缓存,最少会有很多人寻找办法和生活。大泽坚定地说:”不好,这些对于员工全是严厉打击,我还有方法,我的房子还值一亿日元,我还可以卖房,坚持不懈2年困境会过去的。”

    “那你在菲律宾的儿子该怎么办?你妻子了解这事吗?”

    “了解,她自己无法生育,她可以接受这一儿子,但接受不了儿子的母亲。泰国是天主教国家,严禁打胎,但夫妇登记时不谈有没有现有婚姻生活,所以我在那边的婚姻也是合法的。未来困境过去后,我将儿子带回来。我公司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我并没有再问,一种不言的痛苦在我的心里发醇,好像有一只手在抓我心。日本的现状,老龄化严重,经济发展死而复生哪里简易,大泽的期待只是一个幻像,我能干什么?他为救从中国归日的遗孤,卖了给儿子的纪念物。幸亏这有期待,若没有期望他早就顶不住了。我会为他做点什么?因此,我毅然决然地把那只 百达翡丽3919保存下去,便于未来制造机会为他儿子。

夏有禹]表友大泽

百达翡丽3919

    没想到的是,他回家仅大半个月,就传来死讯。一天早晨,我还没醒来,大泽妻子就来了手机。跟我说大泽因心肌梗塞,昨晚过世。大泽周围的朋友们都觉得,希望我回日本一次,商量一下丧事,参与它的告别仪式。我不得不去,他员工中除了我介绍的朋友的孩子外,也有6个在中国长大的战事孤儿,我就都认识。它的私生活我也知道。我义正词严地给大泽妻子回了手机,除开说我一定去之外,期待也可以见一见她在菲律宾的儿子。大泽妻子十分宽容大度,说不但儿子,连儿子的母亲也通知了。

    告别仪式上,我看见了大泽的儿子,一个十分秀气、天真的小男孩,能讲日语和英语。我将他叫到我的坐位旁,从手提包里拿出了百达翡丽3919戴到他的手腕上。我告诉他这是他父亲赠给他的礼物,一直从我那里检修后储存。保修单和消费者卡也没写名字,我让男孩儿附上自己的名义,把这些资料装进随表中信封袋并寄出去。如此一来,百达翡丽便会有它的人事档案,我想他多是最年轻的百达翡丽注册拥有者(只有在正规商店购入的才有这个机会注册)。

       告别式结束后,举行了冷餐会,大家轮流上台发言哀悼。我拿出了新买的Cannonbal(加农炮)萨克斯管,为忠厚的老友大泽吹了一首送行曲《希望你过得比我好》。没有乐谱架,我靠记忆演奏。在悲怆的乐声中,在”归国孤儿”职工的抽泣声中,我想到大泽一生中助人的经历、感情的经历、玩表的经历、我们15年的友谊,视线渐渐模糊起来。一双温暖的小手伸过来,拭去了我流到口角的泪水,我的乐声也戛然而止。我正视着大泽的儿子,告诉他,一切会好 的。”对了,你爸爸给你的表要爱护好,传给你的下一代。”小男孩毕恭毕敬地站起来,给我鞠了一个躬。然后,向大泽的夫人走去,拥抱在一起。(图/文 之家 炎弹平)

原创文章,作者:lepi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hrjcyxgs.com/biao-2575.html

(0)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