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

Laura Lan蓝思晴 《大寫的蘿菈》执笔人 华语圈著名钟珠宝首饰点评家,致力于机械钟表鉴赏,亦对珠宝首饰、日常生活、文化与艺术等各领域皆拥有独到的见解。创立《引想力工作室》从业专业文案、咨询顾问、讲习等相关工作。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

2018年底巴黎奥塞艺术馆展览毕加索蓝色与玫瑰红色时期特展,2019年赶赴至里斯本再次展览到5月26日。

1924年歌舞剧《蓝色火车》在巴黎开演,这出剧不仅由本人亲身向其设计方案舞台服装,乃至舞美设计还用上了毕加索1922年制作的《两名在沙滩上奔跑的女子》再现,把原本规格仅有32.5 x 41.1厘米的原著,变大为6.78*8米演出舞台布幕,而这幅原画设计今天就赶赴到里斯本的《Picasso. Bleu et Rose》特展中展现。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两位在海滩上飞奔的女子(Two Women Running on the Beach),1922年。

被称作毕加索〝蓝色时期〞的作品是特指毕加索在1901到1904时期制作于法国巴黎的作品,那时候毕加索才20岁,饱尝其朋友卡洛斯·卡萨吉玛斯(Carlos Casagemas)为情拿枪自尽安全事故,促使毕加索在当时的写作上大量使用蓝色、青绿色色浆绘画,因此而被称作蓝色时期。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死者(The Dead Man),1901年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坐着的女人(Melancholy Woman),1901年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德林克的苦艾酒(Dozing Absinthe Drinker),1902年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汤(The Soup),1902/03年

毕加索的〝蓝色时期〞不仅仅在于作品色彩上多为蓝色阶为基本写作主旋律,哪怕是主题上也十分暗淡与低沉,很多发生盲者人、身亡、凄苦等主题,毕加索当初与好友卡洛斯·卡萨吉玛斯一同赶到法国巴黎,但卡洛斯自杀时,毕加索人并不在法国巴黎反而是在西班牙,当毕加索获知这番话后没有多久,他就开始以蓝色为写作色彩的底材绘画。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老吉他手(The old guitarist),1903/04年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塞萊斯蒂娜(Celestina),1904年。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盲者老年人与男孩儿(Old blind man with boy),1903年。

生命是啥?1903年毕加索一幅《La Vie (人生)》让卡洛斯在界面左侧,一个女人好像他的爱人倚靠在它的肩上,画面的右侧站着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孩子,艺评家认为这个怀着小孩的女人代表着生命力,而卡洛斯的手指指向一个大家不是很明确的区域,是那对母子俩?还是环境中纠缠不清的人体?青绿色渐变色的色彩平衡、深邃的眼睛及其互相忧伤的凝望,到底是猜想着卡洛斯生前的担心,或者一个对生命面临的各种各样艰难命题的阐释?毕加索没有答案,我们也没有。生命的来临、委靡与远去,这中间流程的波动悲欢都是一个寂寞的全过程。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生命(La Vie),1903年。

毕加索在蓝色时期的全部作品,则在死前从来都不遭受艺术品市场的热捧,就算毕加索是所有美术家之中,极少数健在之时就已经享誉盛名且会计充裕的一个,但蓝色时期的题材与色彩不是太容易被任何人接纳,乃至这一段时期的小型雕塑作品,虽栩栩如生强有力,却都是非常凄苦的面孔勾勒。可这么多年看了了这么多不一样时期与风格的毕加索作品,我却更爱毕加索在蓝色时期的一种探索的支撑力:只为了能心态表达,而且应用了各种各样自己能够掌握的描画技巧,舍弃工整的情绪表达,不在画中追偿所说生命给予我们的挣脱心态。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毕加索所创作的塑像著作。

制作于1903年的《盲人的晚餐 (The Blind Man’s Meal)》,一个丧失视力的男生,坐到餐桌前含住肩,纯色的刻画与浓淡,将整副画的氛围凝固,伸出右掌的失明者,到底要找什么?他好像触摸到了桌旁的陶瓶瓶罐罐,却又像是伸出手去找别的东西。听说这幅画的画面左侧后才环境,原本有一只小狗,但毕加索在最后一刻以深棕色颜料将这只狗深深地抹除,只留下盲者人们在界面当中,更留有极其深沉的无力感。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瞎子的晚饭(The Blind Man’s Meal),1903年。

就算毕加索拥有浓厚的美术绘画文化底蕴,但此时尚为年轻的他,随意自己在心态上下游走,画笔的写实性感已不再关键,而是用迟缓进行的绘画过程,去尝试掌握那瞬间的一瞬间神色与情感,或者是对生命的呐喊与怜悯。相比工整且完备的美术绘画构造,毕加索在这样一个时期看起来稚气但又张力与创意十足。毕加索中后期之作自然可称为大师的绝代作品,但这样充斥着感同身受心且更稚嫩的年轻毕加索,令人更有一种更方便且直接地共鸣点性。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蓝色屋子(The blue room),1901年。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Seller of gul,1902年。

蓝色时期毕加索探寻着死掉与寂寞的话题,有可能是人民群众坦然面对的厚重,也有可能是一个人驼背,曲卷成一片的身躯、具象化但不细节的脸孔与头型,毕加索更在意的是制作的人物的心灵探寻,多过度对描画技巧的刻苦钻研与表述。这些面无表情的、侧边冲着观众们的一个个脸孔,一个个自身抱着自己的样子,是否这便是毕加索在好友自尽以后的最深刻领悟?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Portrait of Jaime Sabartes,1901年。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蜷坐的女人(Crouching woman),1902年。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去世女人的头顶部(Head of dead woman),1902年。

有关卡洛斯,毕加索有多幅制作他趴在棺材中的作品,他拿枪自尽在头部的枪击事件印痕也被画进去,颜色狂放的红色烛火,遭受梵高作品明显影响的画笔,卡洛斯闭着眼平躺着;此外一幅是蓝色主旋律的无环境物的纯色阶水彩画,平静的侧颜一样是趴在棺材之中,中枪不会再那么显著,毕加索一次次以好友死去的侧颜,迫使着自己不断哀悼与悼念,也正是迫使着自己去面对生命的价值与离合悲欢。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卡萨吉玛斯死亡之谜(The Death Of Casagemas),1901年。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卡萨吉玛斯在他的棺材里(Casagemas in His Coffin),1901年。

那时,毕加索才二十岁,他并不了解四年后,他遇到了一系列的女人,而他的人生开始啦玫瑰花时期,色彩越来越粉彩瓷且主题风格更加快乐;那时卡洛斯停留在他逝去那一个美好年华,即便他是由于不爱他的女人而以前痛楚着。深灰色是不想说的悲痛,蓝色是阴郁的冰冷,而毕加索用每一个生命去点燃他所遇见的全部生命,即便和他为此相逢的人们,很有可能悲伤离开或悲痛的舍弃,或许生命如同毕加索后期作品,消除构造然后再次拼接,是热闹的生命欢歌,都是冷冰冰的凝望宇宙空间。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不幸(The Tragedy),1903年。

本文哀悼在异乡逝去你
我亲爱的朋友

深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抑郁│毕加索在里斯本

The Young Picasso: Blue and Rose Period

展览地址】Fondation Beyeler贝耶勒艺术馆

【详细地址】Baselstra?e 101, 4125 Riehen, Basel瑞士巴塞尔

【贷款展期】2019年2月3日~2019年5月26日

【参考网站】https://www.fondationbeyeler.ch

添加蘿菈微信朋友圈寻找daxiedeluola蘿菈微信号码,并标明真实身份与有着/喜爱的,可以从表友群里直接与蘿菈战斗时钟话题讨论。

原创文章,作者:lepi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hrjcyxgs.com/biao-285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上午12:32
下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上午2:53

相关推荐